首页

其他小说

符师不羡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符师不羡仙: 第三十八章 引狼入室(1/2)

    修仙界。

    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。

    八个巨大的香炉摆在角落,浓郁的白色烟雾从香炉上的孔洞里蒸腾而出,将整个宫殿笼罩得烟雾朦胧。

    宫殿内空无一人,上首摆着一只巨大的灵兽雕像,周身隐在烟雾中,朦朦胧胧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雕像突然张口,吐出沉闷的声音:“怨柔死了?”

    下方亮起一道白光,另一道声音从中传出:“正是,连您也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惜,”雕像叹息,“尸体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的人赶去的时候,尸体已经被那群流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储物戒想必也没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白光里的声音停顿片刻,问,“怨柔的储物戒里,有什么要紧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她上一个任务还没交,不知完成了没有。”雕像道,“不过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,一本关于符箓的偏门秘籍而已,丢了就丢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依山傍水的山谷内。

    江茕星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以为从此可以过上神仙般逍遥快活的隐居生活,结果没想到,这只是她苦难的开始。

    画符比她想象中难多了。

    “初阶符箓分为防御,治疗,辟邪,护身四大类,中阶分为……”她念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,问石跃人,“叔,那你之前给我看过的现形符和通讯符属于哪一阶?”

    “没有品阶,硬要说的话,属于入门级的生活常用类。”坐在不远处钓鱼的石跃人道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江茕星低头继续念:“……画符时,一旦出现偏差,轻则吐血,灵力紊乱,严重则有可能导致寿元大减迅速衰老,经脉断裂,乃至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妈耶,好恐怖。

    她脊背上当即泛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不必在意,”石跃人的语气毫无波澜,“只要是修仙者,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,就好比凡人走在路上会有被马车撞死的风险,属于极小概率事件,不必太过担忧。”

    江茕星干笑两声:“呵呵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石跃人放下鱼竿,来到院子里,从储物戒里取出画符所需要用到的工具:“那些科普看个差不多就行了,时间久了自然会熟记于心,凡事都要实践才有成效——先画个最简单的现形符吧。”

    他抽出一张成品,放到江茕星面前,让她照着画。

    江茕星看着那如同迷宫一般复杂的符箓,目瞪口呆:这叫最简单的?

    “切记,画符需要一气呵成,中间只要灵力稍有停滞,就会有被反噬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反噬会怎么样?”江茕星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是自己念过了吗?”

    江茕星逐渐凝固。

    吐血?经脉断裂甚至死亡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她惨然一笑,“有没有凡人用的普通纸笔?我先练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谷的隐居生活,江茕星这个死宅适应良好。

    但石跃人就不一样了,他喜欢游山玩水,长期呆在一个地方,跟坐牢差不多,没过两天就开始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憋了几日,他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出门:“你先画着,我出去买壶酒。”

    正坐在院子里画符的江茕星没有多想,头也不抬地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石跃人迫不及待地离开,临走时道:“我就在附近的村镇,很快回来,要是有什么事,用通讯符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江茕星坐在石凳上,晃了晃够不到地的脚丫,老气横秋地道。

    石跃人看得一乐,放下心来,离开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外,是连绵的绿涛,随着风不断起伏。

    临近午时,远处隐约有炊烟袅袅,一派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石跃人来到附近的一个小镇,熟门熟路地穿街过巷,绕到一家酒坊门口,掏出几块铜板。

    自打离开山谷后,倒是很久没来了。

    酒坊老板眯着眼睛打量他片刻:“你是……石兄弟他爹?”

    石跃人一顿,片刻哈哈笑道:“对,我俩长得像吧?”

    之前因为动用禁术导致外貌老了不少,没想到这老板竟然还能认出自己,这让他不由得生起几分被人惦记的愉悦来。

    “石兄弟呢?他好久没来了,”老板替他将酒葫芦灌满,没等他感动便继续道,“他还欠我三个铜板的酒钱呢。”

    石跃人唇角刚露出的笑意霎时凝固,沉默片刻又掏出三个铜板:“……我来给。”

    巷子尽头,不起眼的杂物堆里,一个灰不溜秋的小乞丐蜷缩着,缓缓抬起眼皮,盯着石跃人的手。

    拿到欠款,酒坊老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