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其他小说

符师不羡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符师不羡仙: 第三十章 到底是不是骗子(1/2)

    青年直起身,对癞子道:“你也听见了,这小兄弟说不认识你们,二位还是见好就收吧,若是再纠缠不休,我可要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举起弓箭。

    眼看离成功只差一步,二人岂能甘心就此放弃?眯缝眼不耐烦地道:“废话什么,跟他们打就是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捏动手诀,一道火光从指尖飞窜而出——

    石跃人打了个酒嗝,及时挥手。

    江茕星眼睁睁看着那道火光如同打火机没打着,闪了两下火星就没了。

    在石跃人的影响下,青年们依旧只看到眯缝眼一顿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错了,他们不是骗子,”话挺多的那个青年又开口了,“估计脑子不好使,挺可怜的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眯缝眼气得双手直抖。

    怪事一而再地发生,癞子低声道:“看吧,这群人有古怪,别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信了!”眯缝眼从储物戒里抽出一把大刀,直扑手持弓箭的青年。

    法术失效又如何,他不信连刀都没用!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对面凭空变出一把大刀,青年一愣,本能地抬起手里的弓箭。

    羽箭飞出,眯缝眼却不闪不避,癞子与他配合默契,怒喝一声,一道白光浮现,羽箭落在那上面,像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似的,掉落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”石跃人收起酒壶,慢吞吞地道,“防御法术我可拦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,所有青年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话唠青年神色微变:“……他还真是修仙者啊?”

    领头青年来不及多说,抬手挡住眯缝眼挥来的那一刀。

    大刀堪堪停在他的额前,劲风划破额头皮肤,绽开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青年牙关紧咬,双臂用力,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刀与弓撞到一起,断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弓好好的,刀却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就连握着弓的青年也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路边小树林,石跃人将手揣进衣服前襟里,深藏功与名。

    眯缝眼落地,连退数步,握着断刀,连眼睛都睁开了,满脸都写着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癞子的神情愈发严肃,看着这群青年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江茕星福至心灵,冷笑一声,叉起腰,嚣张跋扈地冲这两个人道:“你们接着上啊,怎么,怕了?不敢了?我告诉你,只要你敢靠近我三尺以内,保准你人头落地,血溅当场!”

    如果是刚刚,眯缝眼听见这么一段话,必定会被刺激得热血上头,不管不顾地扑过来,可是现在他手里的断刀提醒着他,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癞子走近,按住他的肩膀:“冷静点,他们之中一定藏着一个修仙者,可能比我们的修为更高,别上当,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他们越是迟疑,江茕星就越是嚣张,蹦来蹦去地挑衅:“来啊来啊!”

    眯缝眼下颚动了动,露出一丝狰狞,狠狠地盯了一眼江茕星,转身踏上飞行法器。

    二人很快消失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不是吧,这么快就放弃了?

    江茕星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看那二人消失,青年松了口气,转头问江茕星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受伤了!”话唠青年惊呼。

    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青年擦擦额头上的血,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江茕星回忆着《常用口诀九十九条》的内容,主动提议道: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来帮你治疗吧?”

    青年没有拒绝她的好意,收起弓箭翻身下马,又对身边众人道:“大家赶路也累了,休息片刻再走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应是。

    话唠青年一下马就凑到江茕星面前:“小兄弟,你要去哪儿?家里人呢?怎么一个人赶路?多危险,要不是我们正好路过,你就要被那两个人抓走了!”

    他的问题太多,江茕星干笑两声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话唠青年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,自顾自地继续道:“那两个人看起来古里古怪,十有八九就是看你一个孩子孤零零的,才起了歹心。”

    领头青年将这话唠扒拉到身后去,一脸无奈地对江茕星道:“抱歉,没吓着你吧?他只是话比较多,没有恶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”江茕星比划了一下,“你矮一点下来,我给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青年笑笑,配合地蹲下来,顺口道:“小兄弟贵姓?我是宋简,宋氏镖局的镖头,正打算去宁城,若是同路,咱们路上可以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其实江茕星听得出,对方是担心她一个孩子路上再出什么事,想要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叫江茕星,别的先不急着说,我给你把伤口处理一下。”她说着从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