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其他小说

符师不羡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符师不羡仙: 第十七章 唯物主义者的克星(1/2)

    直到那站在树梢上的修仙者的身影消失,石跃人才拉着江茕星从脏兮兮的土路上起来。

    跪得太久,江茕星活动着隐隐发麻的腿,随手揪来一片叶子擦擦手上的泥巴,小声问道:“这算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嘘,”石跃人冲她使了个眼色,“先走。”

    二人默不作声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直到太阳西斜,身后巍峨的城墙彻底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,石跃人才呼出一口气,加快脚步走到前面的浅溪旁,顺便招呼江茕星过来,和颜悦色地道:“累了吧?咱们歇会儿再走。”

    走了一整天的江茕星感觉自己两条腿已经快要肿成两倍粗了,偏偏这附近的路都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,想坐马车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一屁股坐在溪边,用力捶腿,不由得怀念起前两天坐着马车颠簸的日子。

   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

    身为修仙者的石跃人即便走了一天,依旧脸不红气不喘,与快要累成死狗的江茕星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江茕星,突然问道:“先前我按着你跪下的时候没收力,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江茕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,毫无芥蒂地道,“多亏了那一跪才能糊弄过去,我以为怎么着也得打一架才能脱身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打,谁知道他们多少人,万一惊动其他人,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了。”见她没有对白天的事情心怀不满,石跃人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江茕星从包袱里掏出一块硬成石头的饼子,就着冰冷的溪水咬了一口,终于有了几分正在逃亡的实感。

    “既然州府进不了,那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一直往西走。”石跃人说完顿了顿,补充一句,“那边正在遭遇旱灾,到处都是流民,你敢去吗?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挑衅,江茕星撇撇嘴:“有什么不敢的,流民还能有修仙者可怕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太阳即将落山,树荫草丛化作一团团不真切的黑影,里面像是潜藏着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或许下一刻,追杀的修仙者就会冲出来,向他们挥出武器

    江茕星咽了口唾沫,用力晃晃脑袋,不让自己再继续吓唬自己,将剩下的饼子塞回包袱:“我觉得我休息好了,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多走几步是几步。

    石跃人乐了,故意戳破她的小心思:“怕了?”

    这没什么不能承认的,江茕星痛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还有叔在呢。”石跃人就地生起篝火,“你先睡两个时辰,不然撑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江茕星答应一声,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凡人的身体素质是真的比修仙者差远了。

    可修炼吧,她又迟迟领悟不到什么是“灵气”,天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引气入体。

    真是前途无亮啊。

    在一望无际的荒郊野岭里跋涉整整两天后。

    江茕星感觉自己快要变成野人了。

    “叔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活人?”她拖着两条腿艰难地往前走,“说好逃避追捕需要融入人群的呢?这儿连个鬼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快了,翻过这座山,就能看见人了。”石跃人指着前方绵延的山峰,语气轻快地道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望山跑死马。

    江茕星看着前面明显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山,失去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没力气了?”石跃人停下脚步,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都没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。”江茕星气若游丝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,就这辈子。”石跃人摇摇头,见她是真没力气了,停顿片刻坦白道,“其实我本来想着,这么折腾几天,说不定能让你引气入体,看来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满脸写着遗憾。

    江茕星:“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该生气对方竟然是因为这个来折腾自己,还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悟性为何如此之低。

    石跃人见这孩子木呆呆地坐在地上,几天奔波下来灰头土脸,像个傻子似的,有点想笑,自己也觉得太操之过急了,叹着气取出自己的剑,拎着江茕星的腰带将她丢上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飞剑化光,直奔前方山脉,转眼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石跃人带着江茕星落在山顶。

    “痛快不?当修仙者是不是方便多了?”

    迎着山顶猛烈的风,江茕星羡慕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跟着石跃人一边往前走,一边不忿地道:“我都练了这么多天了,连一丝灵气都感觉不到,这合理吗?不会是你口诀教错了吧?”

    看来杂灵根确实很难修仙。

    石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