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其他小说

符师不羡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符师不羡仙: 第十四章 趁夜逃离(1/2)

    然而,预想中的剧痛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直到怀里的小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,江茕星才意识到自己没死。

    “姐,你还好吧”被遮住眼睛的小铃摸索着碰碰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放心吧。”身后传来石跃人熟悉的嗓音。

    江茕星从未觉得这声音这么可靠过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:“你可算回来呕”

    石跃人脚下,她家正门口,矮个男人倒在一滩血里,看样子已经断气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尸体,顿时一阵反胃,赶紧将放在小铃眼睛上的手捂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姐姐”小铃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你送她回家,我把这个处理一下。”石跃人甩掉剑上残留的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江茕星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摔伤都没那么疼了,迫不及待地带着小铃往隔壁邻居家走去。

    幸亏这边偏僻平时没人过来,还来得及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将全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小铃送回家后,江茕星一边往回走,一边卷起袖子检查自己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摔伤已经变成了大片的青紫瘀痕,不知道几天才能消退,修仙者的力量远超常人,随随便便一甩手就把她扔出去十多米,她这回能活下来,真是全靠石跃人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赚了一条命啊。

    江茕星扶着墙回到自己家,门口那滩可怖的东西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略带湿意的地面,像是有人在这里弄洒了一壶水。任谁也想象不到,此处刚刚还是一个非常血腥的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不知道石跃人是怎么处理尸体的。

    她绿着脸绕过地面上潮湿的部分,对此并不想细思。

    石跃人正在正厅里等她。

    刚刚从储物戒里翻出来的那堆东西被堆到一旁,他正拿着一本话本翻看,听见动静抬眼问:“没受什么伤吧”

    “还好,”一开口,声音有些沙哑,可能是刚刚被掐脖子时损伤到了,“只是摔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地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刚刚去山上收现形符了,那边也有修仙者出现的痕迹,我顺着追踪了一阵,”石跃人放下话本,“不然不会耽搁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幸好他半路察觉到不对,紧赶慢赶,好歹是没让这招调虎离山成功。

    “叔,你不用道歉,要不是你及时赶到,死的就是我了。”江茕星由衷地庆幸,又问,“你说,我爹死的那个地方也有修仙者出没莫非这个人还有帮手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还记得那两个突然上门要求买下这栋宅子的行商吗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”

    石跃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原来那两个人也是修仙者。

    江茕星缩在椅子上,回忆起刚刚的事情,一阵后怕:“在修仙者面前,凡人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对方轻敌,她可能甚至没办法拖延到石跃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先别放松紧惕,那两个人我没追上,他们可能很快就会知道同伴已死的消息了。”石跃人道。

    这事还没完

    江茕星哀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想要什么”石跃人问。

    “一本法术秘籍,”她没有瞒着,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,最后绝望地冲手边那堆杂书抬抬下巴,“不是我不想给他,是真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石跃人面上露出几分笑意,又飞快地消失:“你没办法证明自己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,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江茕星生无可恋地歪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”石跃人好整以暇地将问题丢给她。

    怎么办

    “打不过就跑呗,”她光棍地道,“反正我本来就打算离开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他们追杀”

    江茕星眨眨眼:“这不是还有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也打不过他们俩呀说不定还不止两个,二十个也有可能。”石跃人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“别乌鸦嘴行不行”一想到可能有不知道多少个修仙者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家,江茕星就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石跃人将一个储物戒丢过来:“你拿着,那个修仙者留下的,里面的东西我已经检查过了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打不开呀。”江茕星手忙脚乱地接住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给她干嘛

    她能打开江鹄那个储物戒是因为血缘的关系,其他人的储物戒就算无主,她一个凡人拿在手里也只能当做普通装饰品。

    “经过今天,你还打算当个凡人”石跃人瞥她一眼,“好好修炼吧,哪怕是为了保命,总有一天你可以打开这个戒指的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