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其他小说

符师不羡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符师不羡仙: 第四章 诈尸(1/2)

    这具身体的原主三年前去世。

    从小名“仙儿”就能看出,父亲江鹄对这个孩子寄予了多高的期望,可惜三年前测灵根的时候,测出她只是个比五灵根还要废柴的杂灵根,江鹄失望至极,从此不再正眼看待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小仙儿母亲病逝后,这孩子被偷懒的下人锁在房里活活饿死,等再次睁开眼时,便成了现在这个江茕星。

    接收完原主的全部记忆后,她实在是对这个只会烧钱沉迷修仙的父亲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石跃人对上江茕星的视线。

    小姑娘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,像个凶巴巴的小刺猬,石跃人尴尬地挠挠头,又继续问道:“你想不想知道你父亲的死因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过分”老人被他旁若无人的自在模样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从来没见过有人来参加葬礼,一进门就要开棺的

    石跃人扭过头,不耐烦地瞪他一眼:“你这老头反应怎么这么大,难不成跟凶手有什么关联”

    “胡说”

    “那你紧张什么。”石跃人敲敲棺盖,“既然无外伤,你们怎么确定江兄已经死了呢如果不打开检查一下就下葬,岂不是害死一条人命”

    他说得振振有词,老人顿了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不行反正我就是不同意”

    “人家亲生闺女还在这儿,轮不到你来做决定。”石跃人很不给面子地一句话把他撅回去,又看向江茕星,“小丫头,你同意吗”

    “你想开便开。”江茕星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古代人那么封建迷信,并不觉得开棺是什么禁忌的事。

    石跃人就等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划,笨重的柴刀在他手里轻盈得像一片羽毛,拂过棺盖边缘。

    放下刀,伸手一推。

    钉死的棺盖轻飘飘地滑到一边。

    一声悠长的叹息像幻觉似的从里面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茕星皱了下眉,目光扫过站在棺材旁的石跃人,又落在胖妇人一家身上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看起来已经傻了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叹息过后,一只苍白的手出现在棺材边沿,躺在里面的人坐起身,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看向胖妇人:“妹妹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”胖妇人的双腿抖得如同筛糠,“你,你没死”

    “不,我已经死了,”江鹄惨白着一张脸道,“不过身为修仙者,跟无常打个商量,回来个一时半刻倒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这,这怎么还能回来的呢

    胖妇人腿一软,跪在地上,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:“那你,你回来是想说什么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江鹄僵硬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,鬼气森森地道,“只是见不得你们欺负我女儿,打算带你们一起下去,陪我做个伴”

    “不不,哥,我还有两个儿子啊我去了他们怎么办你以前不是最喜欢他俩了吗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胖妇人立刻就后悔了,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果然,只听江鹄道:“没错,所以你带着他们下来陪我吧”

    她倒吸一口冷气,身子晃了晃,本能地开始寻找那请来念经的和尚,想求他想办法将人送下去,却发现那个不知真假的和尚早已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她那一直迷迷糊糊的小儿子看见这鬼气森森的一幕,终于后知后觉地扯开嗓子:“呜啊”

    这哭嚎声将胖妇人猛地惊醒:“哥,我特地赶回来帮你主持葬礼,照顾仙儿,你不能这么对我对了,还有仙儿,如果我不在了,谁来照顾这孩子”

    坐在棺材里的江鹄似乎听进去了,想了想道:“也是”

    没等她松口气,只听对方继续道:“那你就把你的两个孩子交给我,我来照顾他们,你照顾我女儿,这样才公平”

    这叫公平

    胖妇人看着江鹄朝她伸出的手,想逃,却腿一软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如此惊悚的局面下,最镇定的竟然是年纪最大的那个。

    老人一言不发,一把抄起小孙子,健步如飞地抢先往外跑去,全然不顾自家儿子儿媳的死活。

    瘦高中年男人如梦初醒,抱起自己还在昏迷的大儿子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等,等等”被单独留下的胖妇人跪坐在地上,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两个完全不管她的人,手脚并用地往外爬去,“等等我啊夫君”

    “哎,你家下人怎么也跑了”石跃人看着门外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家下人。”江茕星看向仍旧坐在棺材里的人影,语气平平地道,“把幻术撤了吧,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石跃人来了兴致:“你知道这是幻术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江茕星凉凉地看他一眼,带着鄙视,“区区修仙者,哪里来的本事能跟地府借时间你糊弄得了他们,糊弄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